甘肃自考网 >>

货币金融学_乔顿货币乘数外生决定的扩展分析

来源: 甘肃自考网 发布时间: 2020-05-25 11:59
乔顿货币乘数外生决定的扩展分析
      
      弗里镇业——施瓦兹和卡甘的分析有以下两个特征:①引进了广义你币s,定又小想,即广义货币还包括定期存款和储器存款。②没有区分不同类型的银行存”的不同的法定准备金要求。然而,在现实中,中央银行常帮根据存款期质的不同可采用不同的法定准齐金比率,因而即使整个存款总额不变,但存款构成比例的变化也会通过不同的存款准备金比率对货币供给量产生影响。
 
      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经济学家杰里.乔顿(Jery L Jordan)发展了弗里的这一施瓦兹和卡甘的分析,在考察美国银行业实际情况的基础上,导出了较为复杂的货币乘数模型。在乔顿的分析中,货币只包括公众手持通货和私人活期存款.即狭义的货币定义Mi。与此同时,乔顿还区分了美国中央银行-联储成员银行和非成员银行,并区分了不同法定准备金率的要求的存款。乔顿称这些区分为“货币分析家能准确在估计银行体系追加1元准备金将‘ 创造’多少货币”的关键。
 
      前面的第三节中已经对乔顿形式模型的基本构架做了简要的介绍。本节将对乔顿的原创性研究做具体分析。根据乔顿模型,决定货币存量的婴素为基础货币、商业银行的准备金与存款之比、通货与活期存款之比、定期存款与活期存款之比政府存款与私人活期存款之比。
 
      乔顿将基础货币定义为公众(包括商业银行)所持有的政府的净货币负债,而在弗里德曼与施瓦兹的分析中,高能货币则被定义为存款货币创造的基础,但两者所包括的内容却完全相同,都是指公众所持有的通货和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乔顿在区分了不同类型银行和受制于不同准备金率要求的各类存款基础上,将商业银行的全部准备金划分为不同类型银行的准备金和不同类型存款的准备金,将商业银行的全部准备金表示为全部存款的一定的百分比ro;从理论上的聘格要求来说,r应该是各种存款的加权平均准备金率,但为了分析的方便起见,这里只是备金除以所有存款,而将r作为平均准备金常代表。
 
      乔顿的模型有以下突出的贡献:第一,提出↓地贺比军是影响银行休系非功币增加能创造多少货币的重受因索之一。乔顿认为,这一比例越小,基础货证货银行而作为准备金的部分就越大,银行体系所能创造的存款货币就越多。第一”锁在他的货币乘数模型中明确指出了定期存歌比率影响货币存品原因有面①定期存款对活期存款比率的变化对货币乘数的影响是反方向的。在存款总额中心个:定期存款的比率越大,活期存款的比率就越小,在存款总额和公众手持通货不不变时,独义的货币量JI也就越少;反之则反之。②只有活期存款才能签发支费,,才能创造存款货币,而定期存款则不能,所以,在采用狭义货币定义时,定期存教在存款总额中所占的比重越大,货币乘数就越小,反之则反是。要指出的是,政府在款并不包括在乔顿的货币定义内,然而由于商业银行对政府活期存款也必须保持准备金,所以,“当基础货币或准备金星一定时,政府存款量的变化会影响银行所能支持的私人存款量”。①乔顿据此将政府存款与私人活期存款之比作为决定货币乘数的因素之一。第三,乔顿模型在弗里德曼-一施瓦兹模型和卡甘模型的基础上,把存款细分为不同性质的长短期存款,形式更为简洁明了,也更接近现实,更便于进行货币量决定分析。根据前面的模型,货币乘数m是行为参数、和名的递减西数。这意味着,商业银行各种存款的平均准备金率、定期存款比率和政府存款比率的变化将对货币乘数产生反方向的影响。
 
      乔顿货币乘数模型还是留下了一些不确定的东西,如,尽管乔顿指出,货币乘数模型中各行为参数对货币乘数的决定并不是完全独立的,而是立相影响着的。创如,若l比率下降,或定期存款减少,平均准备金比率r就会上升,因为活期存款的准备金率高于定期存款的准备金率。于是,t比率的下降使货币乘数扩大,面比率的上升则使货币乘数缩小。所以活期存款与定期存款关系的相对变动对货币乘数的最终影响是不确定的,它将取决于这两种比率的变化对货币乘数影响的相对大小。乔顿还指出,这些行为参数除了相互影响外,它们对货币乘数,从而对货币供给量的影响则更加纷繁复杂。对于这个问题,货币供给外生论认为,由于法定存教准备企比率是由中央银行规定的,因此,中央银行可以通过提高或降低法定存教准备金的比率而直接地改变货币乘数,从而达到控制货币供给的目的。所以,在货币乘数的各个决定因素中,法定存款准备金比率是一个可 由中央银行直接操作的外生变量。同时,乔顿还认为,除此以外的其他变量要么是相对稳定的,要么是随着法定准备金的变动而作出适应性的调整。因此得出其结论:货币乘数是外生的,货币供给也是外生的。
甘肃自考网